当前位置: 首页» 新闻信息» 媒体聚焦
多种能源矿产开发应统筹规划

 

  说到核工业团队花十几年探明多个大型、特大型铀矿床,全国政协委员、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院长李子颖颇为自豪,但谈及全国最大的铀资源基地——鄂尔多斯盆地,他又很是“心疼”,因为部分已探明的大型铀矿床无法取得探矿权,影响了铀矿乃至其他矿藏开发。为此,他呼吁国家急需加强多种能源矿产开发的统筹规划。

  鄂尔多斯盆地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大多种能源型资源聚集地,铀、煤、油气、页岩气等矿藏共生共存。

  由于历史原因,不同种类的能源矿产勘查开发分属不同部门。在开发这些战略资源时,存在统筹规划不足、机制体制不适应、统一协调缺乏、环境和水资源保护论证不充分和措施不力等问题。

  他举例说,目前该地区煤炭资源早已开始开发,开发一般采用长壁综采法,工作面开采走向最大长度超过3000米,但由于石油天然气资源勘探与开发需要保护钻孔,部分地区煤炭开采长度缩短到数百米,严重影响煤炭开采效率。

  更让人揪心的是,煤炭开采后顶板破裂冒落,将导致沉陷,对位于其上部的铀矿可能产生破坏。此外,煤矿疏干排水的充水岩层正是铀矿含矿含水层,对于适用地浸法开采的鄂尔多斯盆地,造成地下水位下降过大,不仅无法实现地浸采铀,含铀溶液流向煤矿还可能导致污染。

  李子颖分析,“罪魁祸首”是矿业权叠置和行业管理的条块分割。

  一般来说,油气在盆地中的矿业权面积要大于煤矿矿业权,煤矿矿业权要大于铀矿矿业权,矿产有同盆共存的自然属性,但其勘查开发被人为地分属不同部门。

  “尽管我国矿产资源法对矿业权设置有明确规定,但考虑到上述实际情况,拥有一种矿业权的一家在对该矿种开发时,势必对空间上有叠置的其他矿种开发产生影响或破坏,甚至带来严重环境问题。”李子颖忧心忡忡。

  他呼吁,由国家有关部委牵头,铀、煤、油气等行业主管部门和地方政府参与,从国家层面上,统筹协调鄂尔多斯盆地多种矿产勘查开发工作,制定多种矿种重叠区域的勘查开发规划。

阅读:
录入: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