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» 新闻信息» 媒体聚焦
我国核地质事业创建60年 建立完整铀矿资源勘查体系

 

  今年是我国核地质事业创建60周年。60年来我国建立了完整的放射性矿产资源勘查工作体系,累计探明350多个铀矿床,铀资源分布形成南北并重的格局,为我国核工业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  铀被称为核工业的“粮食”,铀矿资源勘查是核工业产业链的最前端。中国核工业地质局局长杜运斌在2日举行的中国核地质创建60周年座谈会上介绍,60年来,我国铀矿勘查累计投入钻探工作量3500多万米,完成了近1/2国土面积的航空放射性调查,积累了丰富的铀矿地质资料,累计探明350多个铀矿床,这一数字居世界前列。特别是近15年来,扩大、新发现40多个铀矿床,其中有10多个是大型、特大型,甚至是超大型规模,实现资源储量翻番。

  目前我国铀资源分布形成了南北并重的新格局。在北方先后落实了伊犁、鄂尔多斯等6个万吨至十万吨级铀矿资源勘查基地,南方相山、诸广南等老矿田深部和外围铀矿勘查取得重要进展,为新时期国防建设和核电发展提供了重要的资源支撑。

  据介绍,中国核工业地质局已完成了“全国铀矿资源潜力评价”项目,初步摸清了我国铀矿资源的“家底”,预测全国铀矿资源总量200多万吨,圈定预测区340多片,为铀矿勘查部署和铀矿勘查规划编制提供了依据。

  同时,经过60年的发展,我国构建了铀矿地质理论体系,完善了花岗岩型、火山岩型、砂岩型和碳硅泥岩型四大重要铀矿类型地质成因理论,新构建了北方陆相沉积盆地砂岩型铀矿成矿理论;构建了铀矿勘查技术体系,初步实现了“天-空-地-深”四位一体的动态联测联探,即航天遥感、航空物探、地面探测、深井探测一体化;形成了铀矿技术标准体系,建立了核地质各个专业领域的标准150多项;形成了铀矿地质找矿人才队伍体系和完整的组织管理体系。

  杜运斌表示,将充分发挥60年积淀形成的体系优势,坚持“找大矿、找富矿、找经济可利用的矿”的原则,形成一批大型铀资源基地,推进铀成矿理论和关键技术、方法、手段的新突破,让中国核工业发展的“饭碗”牢牢地端在自己手中。

阅读:
录入: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